枫渔

不好意思占个tag实在是最近吃土吃的快死了,偏偏还拍了两百多的小本子,疯狂卖家当还钱otz
啊所有小本子都是新的,基本都是在ccg现场入的,仅拆阅一次,可以指甲刀别大刀qwq
爽快妹子送橡皮章。
走闲鱼,或者私我加QQ

【七年之痒】【一】

【我填坑了填坑了qwq】

以前那个七年之痒的梗!【戳头像看详情】我终于开始写了!虽然就写了八百个字qwq
昭君姐姐很好的!我超级喜欢她x
私设昭君→李白→韩信
一切剧情需要并没有有黑哪个人的意思x

  “我回来了。”
  “嗯。”
  
  “明天是小乔生日,周瑜请我们去庆祝。”
  “嗯。”
  
  “你看到我的打野刀了吗?”
  “没有。”
  “哦。”
  
  “我走了。”
  “嗯。”
  
  多久了?
  李白垂下了眼睫,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对话都变成了这样,他简单的说,他简单的回,从不多说一句话,一个字。韩信每天在家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少,以前还会发短信简单的说一句有事回来的晚,到后来便是连一个解释的字都不肯多给他。
  他看他的眼神也是淡淡的。他还记得当初刚刚在一起的时候,韩信看他的眼神炽烈得像一团火,火红的头发映着他眼中的火焰,烧红了李白的脸。
  朋友们也或多或少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对劲,不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开着他们两个的玩笑,甚至有点,嗯……小心翼翼?
  李白苦笑一声,是了,就是小心翼翼,他们之间冰冷的气氛已经明显到连最不爱八卦的王昭君都看的出来,一脸严肃的问他,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李白还记得当时自己是这样回复昭君的,“没有啊,怎么可能,本剑仙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会和韩信吵架的。”带着一脸玩世不恭的笑。
  王昭君愣了一下,“可是你以前都不叫他韩信,都是叫他重言的。”
  李白哑口,脸色逐渐开始发白,嘴唇张张合合了半天,最后挤出一句“我突然想起来我家煤气灶还没关我先走了”就顶着昭君复杂的目光仓皇而逃。
  昭君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
  最开始他们还没出柜的时候,敏感的昭君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暧昧,跑过来问他他们之间是不是在一起了,他打着哈哈,任昭君怎么问就是不正面回答。
  但是昭君知道,依他的性子不回答其实就是承认了。
  最后她见李白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喉头有些哽咽,“但愿如此,祝你和他好好的,李白。”
  我当然会和他好好的,李白想,他注视着昭君显得有些萧瑟的背影掏出手机给韩信发了条短信,“有点想你了。”
  韩信很快回复,“我做完手上的工作就回家。”
  李白勾出一个笑低头打字回他,“嗯。”




【我在写啥???】

我是赵云我已经报警了!!!!!!!

一时兴起去测了下关键词,哇这个设定我贼喜欢,特别带感,写了个开头emmmm……要不要继续写下去?
甜饼?不存在的。

突然抽风JPG
话说这个匿名还有头像的?

flag

祝自己高考顺利……如果成功考到二本线就把八个月前的极东,一个月前的狗崽,还有一直想写的信白车和极东手书的坑全部填了绝不食言!!!【别吐槽我只想考个二本,我真的学渣qvq】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四

    时间有点赶,质量下降而且似乎还ooc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十分抱歉……我错了qvq

  “………………”
  大天狗本来在廊上看着月亮思考大义,就看见一只醉醺醺的狐狸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他觉得妖狐似乎有些不太对,刚叫了他一声,这狐狸看他一眼就“哗啦哗啦”地吐了。
  大天狗火大,他长的有那么恶心吗?
  妖狐吐完还抬头看着他傻笑了一下,然后一头栽了下去,要不是大天狗眼疾手快拽住了他,恐怕妖狐那张让他引以为傲的脸皮就要与呕吐物亲密接触了。
  大天狗架住软趴趴的妖狐四处望了望,各个房间的灯火都已熄了,深夜去打扰别人好像也不太好。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抱起妖狐往妖狐的房间走去。
  粗暴地把妖狐扔到床上,大天狗点燃了烛火。四处看了看,啧,这狐狸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骚包【大天狗视角】。
  他瞥了妖狐一眼,狐狸还是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大天狗把床角的被子抖开,盖到妖狐身上,还笨拙地帮他掩了掩被子,狐狸正在吧唧嘴。
  自生自灭吧醉狐狸,吾作为邻居已经仁至义尽了。
  大天狗转身就走。
  狩衣的下摆受到一个拉力,大天狗转过头来,妖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一只爪子抓住大天狗的衣角,亮晶晶的兽瞳直直的盯着他。
  大天狗感到很有些头疼。
  “睡下去。”他冷声道。
  没有听话,妖狐的另一只爪子也勾上了大天狗的狩衣。
  大天狗强硬地把妖狐按进被窝。
  妖狐居然还开始叨逼“妖狐哥哥两个风刃过去能打掉大蛇9000的血条”“来叫声妖狐哥哥听听”“妖狐哥哥可是寮里最好看的妖怪”“要尊重前辈”“你这狗子长的忒好看就是冰着个脸我一点都不喜欢”“笑一个嘛”说着伸出右手试图扯大天狗的脸。
  看来真的是醉的狠了,连自称“小生”都忘了。
  大天狗冰着个脸把他的爪子拍下来。
  “我要美人儿的么么哒~”妖狐朝着大天狗嘟起了嘴,饱满水润的嘴唇因为喝多了显得格外的红。
  大天狗嫌弃地伸手推开了妖狐凑上来的嘴唇。妖狐还在不依不饶,“要美人儿的亲亲”“我不管我不管美人儿不给我亲亲我就不起来”。
  大天狗一翅膀把他抽回床上,他居然用袖子捂住脸开始假哭,“嘤嘤嘤你欺负崽崽……”“你不爱崽崽了吗?”“你伤害了崽崽的小心心!”
  “………………”自称变成崽崽了。
  没有听见回复,正在假哭的妖狐偷偷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见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并没有任何要动作的意思。
  妖狐于是停止假哭,从床上爬起来,挺直了身子,顿时变成了他俯视着大天狗。妖狐狡黠地笑了笑【大天狗视角的妖狐的笑容大概是这样的:(`∇´)】,突然张开双臂朝着大天狗直直扑下来。
  被大天狗一翅膀抽翻在地上。
  大天狗粗暴地提溜着妖狐蓬松的大尾巴把他从房间扔出去,扔到院子里发出巨大的轰声,青石板都被摔裂了,
  妖狐是五星的大妖怪,对于只有二星的大天狗的攻击并不觉得有多疼,很快就坐起来了,但是还是发出了委屈的哼唧声。
  被妖狐摔到地上的声音吵醒,灯火一盏盏亮起来,式神们揉着眼睛嘴里抱怨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妖狐衣衫凌乱地坐在地上,脸色酡红,眼角红红。地上以他所坐的那一块为中心有几条巨大的裂缝向四周延展开来。
  看到小姐姐们,妖狐也停止了哼唧,从委屈脸换上媚眼如丝。
  “啊!美丽的少女!你一定是小生的命定之人!投入小生的怀抱吧!”妖狐跪坐在地上,一脸陶醉的向他们张开怀抱。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三

试着把渣文慢慢搬过来【你他妈总共就写了多少啊/pia】
  
  
    
   

    “知道,老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妖狐笑的很是不怀好意,“既然我们是邻居,以后小生就罩着你了,有妖怪欺负你尽管来找我,妖狐哥哥把他们都打跑。”
  大天狗看了看妖狐头上明晃晃的一个35,比起来自己头上的1就显得有些可怜了。
  追随大义的妖,一定要大度。
  大天狗暗暗对自己说,决定对妖狐自称哥哥的行为不予计较。
  于是他面无狗情的看了妖狐一眼,冷漠的“哦”了一声,走到妖狐面前一臂远处站定。妖狐看着他蔚蓝的眼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狗子的招子怎的长的忒勾人,一边勾出一个魅惑的笑,轻启嘴唇——
  大天狗伸手砰的一下甩上了门,用力之大让得木制的门板都嗡嗡振动了许久,最终静止在离妖狐的鼻尖两公分处。妖狐尴尬的摸摸鼻子,嘴里咕咕哝哝,“这狗子还怪高冷的。”
  大天狗在门内冷哼一声,妖狐抖抖耳朵讪讪地走了。
  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是个很烦的妖怪,还有点欠揍,一看就很不正经。
  大天狗给妖狐下了定义,决定以后还是少和这只狐狸来往。

  “听说晴明抽到了ssr?”隔壁博雅家的夜叉晚上和妖狐在樱花树下喝酒的时候向妖狐打听。
  “嗯,一只高冷中二的大狗子。”提起他妖狐就有点气,他拿起酒碗一饮而尽,“好心和他打招呼还甩我脸子。”
  “什么?还有人敢惹我们家的单体小王子最强突突王?”夜叉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你闭嘴!!还有谁是你们家的啊?!”妖狐恼羞成怒地把酒碗朝着夜叉的帅脸扔去。
  “嘛,源博雅和安倍晴明这对既然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们家的就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就是你们家的,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夜叉敏捷地接住酒碗,咧嘴大笑,伸手用力的拍了拍妖狐的肩膀。
  “小生不要和你们院子里那些妖怪一家人!!小生喜欢的是漂亮温柔的小姐姐!!你们院子里全是给!!”
  “……”
  “……话说回来,夜叉,隔壁好像就你一个直男吧,真是辛苦你了。我们这些稀有的直男就该团结在一……”
  “呃妖狐,其实我这次来找你喝酒是想问问你们家的青坊主他可有心仪之人?”
  “…………”
  妈的。

  夜叉为了跟他打听青坊主的事情很是下了血本,把珍藏的竹酒都挖出来了。那竹酒是隔壁辉夜姬酿的,统共就那么十几坛,夜叉也只有两坛,以前他觍着脸想去找他要一小杯尝鲜,结果只吃到了夜叉的黄泉之海九连轰。
  妈的这个死给,这个时候倒是大方起来了,一碗一碗的灌他,一副誓要把他灌醉的样子,还不忘套他的话,从他嘴里打听到了青坊主的兴趣爱好喜欢吃的喜欢做的身高体重三围甚至还有青坊主的胖次颜色,打听完就心满意足地留下喝得脸色酡红神志不清的妖狐走了,都不知道帮个忙送送他。
  妖狐一边咒骂着见色忘友的夜叉一边跌跌撞撞地往房间走。
  这酒后劲极大,喝的时候只觉得甘甜清冽没什么酒味,现在劲头上来了,连他这种可以以一当百的酒徒都感觉脑袋一阵阵的发昏。
  阿爸果然没有回来,这次没有人给他煮醒酒汤了。小姐姐们也都睡了,只有灯笼鬼在尽职尽责地发着光。
  罢了罢了,大不了明天头疼一天。
  妖狐路过阿爸黑不隆咚的屋子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想。
  阿爸虽然傻了点脑子笨了点但是特别温柔贤惠,还好看,哼唧,便宜那个源博雅了。
  往常熟悉的路今天似乎格外的漫长,妖狐胃里翻涌着,很难受很想吐,眼皮也很沉重,妖狐心里暗叫不妙,该死,千万别在路边倒下——
  “妖狐?”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谁在叫我?
  妖狐费力地睁大眼,入目的是大天狗依旧面无狗情的脸。
  看到大天狗的一瞬间,胃翻腾的更严重了,妖狐终于忍不住“哇啦”一声吐了出来。
  “…………………”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大概/】二

   三尾:【神级】助攻担当

 

  “抱歉,妾身有些小事失陪一下。”三尾笑意盈盈地地嘱咐小妖们,“你们陪大天狗大人聊聊天。我很快回来。”
  式神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三尾满意地退出了妖群。

  绕过院子,三尾回头确认了一下没人看到,蹑手蹑脚地走到院墙边,轻巧地跳进了源博雅的院子,源博雅的式神们都不在家,只有几个帚神在院子里扫地,见她跳进来,见怪不怪地朝她点点头,她回了一个微笑。熟稔地走到源博雅房间的窗下,狐耳贴在窗上听了听动静,晴明的笑声已经变成了呻吟,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叫求饶。她了然地挑挑眉,跳回了晴明的院子,朝着墙角的纸片人招了招手,低声嘱咐着什么。小纸人点点头,朝隔壁源博雅的院子跑去。
  真是的,白日宣淫也不知道避着人,至少别叫的这么大声,刚才她和大天狗说话的时候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些动静……也不知道孩子们听到没有。
  三尾望着院墙叹了口气。她刚才托御守给他们带个信,希望他们能放个结界,阿爸的声音太大了听着人脸红。
  过了一会果然听不到声音了,三尾心情颇好。不知道阿爸回来之后会不会腰疼,得去拿些药准备着。
  ……不过照着这个趋势,阿爸今晚不回来的可能性更大?
  她哼着小曲回到了妖群中。

  三尾回来的时候,小式神们还在围着大天狗叽叽喳喳,甚至还有不怕死的轻扯他翅膀尖的黑羽。
  瞅见大天狗脸上显而易见的不耐和眉宇间渐渐浮现的怒气,三尾轻咳了一声,巧笑着开口。
  “大人,阿爸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不如妾身带大人去转转,顺便给大人收拾一间房?”
  “可。”大天狗眉头松了下来,显然不喜欢这种被妖包围着的情况。
  三尾狐拍了拍掌,吆喝着其他式神去做事,打御魂的打御魂,刷觉醒的刷觉醒,带狗粮的带狗粮,发呆的发呆,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打架的打架,但是不准在院子里面打,不然扣他(她)每周的达摩。
  最开始的新鲜感过去,式神们也对大天狗没有了什么特别重的好奇心,反正已经是同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了解。于是都听话的四散开来。

  “大人请随妾身来。”三尾狐引导大天狗往后院走,“因为阿爸第一次出ssr,所以也没有为大人专门准备什么房间,可能要委屈大人和sr们住一起了。”
  “无妨。”
  连这么破【大天狗视角】的寮他都来了,区区一间破屋子算什么?
  他追随的是大义,大义与居所无关,与环境无关,重点在于他的那颗心。
  三尾带他到走廊末端的一扇门前,“大人,这就是您的房间,隔壁是妖狐,也是寮里的老资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妖狐?
  大天狗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看到的笑颜。
  是个漂亮的妖怪。
  有这样一个妖住在旁边好像也不错?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被大天狗抛弃了。
  只希望他不要打扰到自己的生活。
  “那就这样了,被子什么的过一会儿会有小妖怪给您送过来,大人您可以四处走走熟悉一下,如果出门还请和雪女通报一下,妾身还有事情,先失陪了。”
  三尾快速说完,行了一礼,匆匆忙忙走开了。她还要去准备给大天狗升级的狗粮,阿爸……阿爸就不指望了,阿爸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
  大天狗走进房间,拉开窗帘,借着夕阳的光芒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不小,给他一个妖住绰绰有余,再住一个或许也没问题。虽然之前并没有妖住,但是房间里几乎没有灰尘,看的出来打扫的妖怪很勤快【帚神:自豪脸】。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装饰,简单大方,是他喜欢的风格。
  (什么你问我狗子的皮肤为什么那么花【chou】哨【lou】??)
  (我他妈怎么知道??)

  “呦呵?新人你住这儿?”
  大天狗循声望向门口,妖狐执一把纸扇倚在门框上逆着光对他笑。
  “小生的名字是妖狐,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多关照啊。”
  “吾名大天狗。”

  【吾名大天狗,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一

  渣文笔请轻喷qvq
  这里新人枫渔,请多关照w
顺便我特别懒【】周更不保证,月更或者年更也说不准呢_(:з」∠)_
be和he也说不准呢_(:з」∠)_
我爱狗崽!狗崽使我快乐!!!

  

  大天狗被召唤出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几乎疯了,一边乱叫着“大天狗啊!!!是大天狗啊!!!”“我终于偷渡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有ssr的人了哈哈哈哈!!!”这类的话一边癫狂地到外面去跑圈,兴奋的差点把隔壁源博雅的衣服都给扒了。
  大天狗嫌弃地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男人可能精神有问题。
  看到大天狗的表情,一只灯笼鬼吐着舌头跟他说:“大天狗大人,没事的啦,阿爸就是太兴奋了,平常他不是这样的,这是他第一次抽出ssr。”
  大天狗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堆N,R和极其稀少的几个sr,了然地挑挑眉。
  看来他这是来了个非洲寮。
  怪不得刚才那个男人脸上都缭绕着一股黑气。
  意外的,式神们并没有害怕他,“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眼睛里满是好奇,叽叽喳喳的和他说话。
  雪女:欢迎。
  九命猫:大家要和谐相处喵~
  山兔:一起来赛跑呀嘻嘻~
  鲤鱼精:和大家一起玩呀。
  跳妹:没有妖狐叔叔一样好摸的尾巴,我不要和他玩!哼!
【大天狗:??妖狐?那是谁??】
  觉:你要和我比摔跤吗?我刚刚把妖狐摔到树上去了,感觉不过瘾。
  蝴蝶精:你要听我唱歌吗?妖狐小哥哥说我唱歌很好听的~
  三尾狐:嗯是个美人胚子,要不要跟姐姐学习魅惑之术?
  大天狗立即有种日了自己的羞辱感。
  “吾乃日本三大妖怪之一,尔等下九流的招式也敢传于吾?”
  小妖怪们静了静,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看向了三尾狐。三尾狐姐姐是寮里仅次于雪女的老前辈了,大家都很尊重她,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大天狗还是第一个。
  大天狗真狂妄呢……可是他是很厉害的大妖怪,有这个狂妄的资本。
  “嘛,话不是这么说的,即使是低等的妖怪,也有自己的妖术心得哦。”三尾狐笑眯了眼,竟是一点也没生气。
  “你看。”三尾狐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向不远处的樱花树上遥遥一指,“那只妖狐,在寮里人缘很好,也修习了魅惑之术,虽然不是大人这样的ssr,但是打起架来或许不会逊色于那些高等妖怪哦。”
  大天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只妖狐正坐在枝桠上同樱花妖说着什么,不时摇摇手上的扇子,大尾巴垂在身后一甩一甩的,眉眼弯弯,笑的很灿烂。
  看上去……很好看,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股子阴柔之气,反而颇为阳光。
  似乎注意到有人正在看着他,妖狐把头转向他们的方向,眯着眼仔细看了看他,笑着挥了挥扇子以表友好,樱花妖也朝他笑笑,他礼节性地点了点头。

  “阿爸偷渡成功了?”妖狐把头转过来和樱花妖聊天,话题是新式神。
  樱花妖点点头,“应该是。”
  “日本三大妖怪之一的大天狗啊。”妖狐感慨地叹了口气,“以前我在玉藻前大人身边做事的时候,听大人提过他,说他长的很好看,今天一见,果真如此,啧啧啧,是个美人,小生喜欢。”
  “喂!”樱花妖又好气又好笑,“你看人只看脸的吗?”
  “有什么不对的吗?”妖狐“唰”的一声打开扇子遮住半边脸,只露出上挑的笑眼。“玉藻前大人还说他办事严肃认真,有些中二,而且经常掉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秃毛大狗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但愿大天狗不要知道这只狐狸怎么说他的,不然他绝对要被做成狐皮围脖,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