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枫枫枫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色情博主】

【凤凰,狐狸和桃花】【下】

我,摸鱼,乱七八糟,理直气壮【buni】





  李白前世命格清贵,待人处事也是极好的,与他相熟的司命薄便存了几分私心,朱笔一画,给李白指了个好胎。
  青丘狐族的小皇子。
  狐王膝,下子嗣并不兴旺,这个幺子更是当成命根子一般从小宠到大,养得李白颇为顽劣,皮得要命。这天去庄贤者隐居的山地里摸一只山鸡,那天去东海龙王的龙宫里顺两颗好看的珠子顺便和那龙太子韩信打上一架,改天又嚷嚷着要去把二郎神杨戬的哮天犬抓过来炖狗肉火锅结果被那狗追着咬…………
  但是,虽然看上去娇纵任性,李白却是三界难得的聪颖清俊,出口成章,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间,不知道勾了多少人的魂。
  李白最爱做的事便是倚在青丘最大的那棵桃树下饮酒,喝完了一个人对着桃树絮絮叨叨地说心事,不知道为什么,青丘有十里桃林,李白却独独偏爱这一株,每每他一个人对着桃树叨逼叨,总觉得那桃树有灵性听得懂。李白经常说着说着双眼一闭直接睡了去。
  桃树轻轻摇了摇树枝,花瓣缤纷落下,有一两片落在李白的眼睑唇角,像爱人轻柔的吻。
  诸葛亮一脸复杂地看着,司命薄当初告诉他李白投胎的地方他就觉得脑阔疼。
  既然他和李白命格相克,自然是生生世世不要再相见才好。奈何这多事的司命薄直接把李白弄到了他原身所在的青丘来!
  诸葛亮又不能迁动原身,便只能躲在桃林里隐了身去远远地看着李白。看他从刚刚出生到扶着他的原身蹒跚学步,牙牙学语,到现在的翩翩少年。
  为了避免李白和他相见,诸葛亮总是藏在原身里,安静的透过树木描摹他的眉眼。
  狐狸和白凤不一样,白凤清高孤傲,狐狸却极其喜欢算计人,皮得让老狐王绝望。
  桃君有时候看着也恍惚起来。
  狐狸和凤凰,有着相同的灵魂,却又分明是两个人,只有在狐狸饮酒舞剑时才能窥探到几分前生的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但无论如何,他是李白,是仙君心底的人。
  仙君还是喜欢静静的躲在桃树里看李白,看他渐渐长大,自己发梢鬓角也染了白,树枝日渐枯黄;看他与东海的白龙韩信生了情愫,日日对着他念叨傻逼白龙又把小爷气跑了真不懂风情云云。
  仙君安静的听着,日渐苍老。
  司命薄来看过他,原以为二人应当已经琴瑟和鸣,却发现了垂垂老矣的仙君,大惊。
  仙君苦笑着告诉司命薄他快要死了,让他不必多管闲事,他不想连累这一世的李白。
  司命薄无言,撂下一声长叹和一句“痴儿”拂袖而去。
  终于有一天,桃树彻底枯萎。
  桃君在和白凤的回忆里微笑着死去了。
  那天天气十分晴朗,李白约了韩信游山玩水,两个人闹得不亦乐乎,诸葛亮死的那一瞬间,李白却突然怔住了,眼睛聚焦在虚空里,两行清泪就这样无声无息爬满了脸。
  白龙担心的问他怎么了。狐狸的眼泪越擦越多。
  “我好像………灵魂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了。”
  
  
  
  后来狐狸和白龙成婚了。
  再也没有人记得世界上有过那么一只白凤,也没有人记得有过那么一株桃花。

end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