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枫枫枫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色情博主】

all范海辛.【落魇】第一章


  是当初的微博百粉点文……
  乱七八糟胡言乱语逻辑狗屁不通【陷入颓废,自抱自泣】

  涉及cp有邦白,信白,良白。
圣殿之光×范海辛,德古拉伯爵×范海辛
教廷特使×范海辛
天堂福音×范海辛

他真可爱我要吹爆他!虽然只是个288皮肤!但是巨他妈帅气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中部分语句来自《圣经》与电影《范海辛》。

【暂时没有车,死心吧嘻嘻嘻嘻】








、  “我希望你也有心,因为有一天我会用桩刺穿它。”

  
  一.
  
  
  周六,教堂里有人在忏悔。
  
  李白局促地抹了抹指尖的血迹,在胸口画了个十字,默念了一句阿门,终于踏入了教堂的大门。
  他代表教廷作为猎魔人抓捕并消灭吸血鬼,这是一个肮脏的职业,意味着他的身体从此沾满血腥,不再纯洁,哪怕那血腥来源于与主作对的吸血鬼。
  范海辛是虔诚的教徒,所以在教廷指定他作为吸血鬼猎人时他并未回绝,所以每次猎杀吸血鬼之后他都要反复向真主祷告,祈求宽恕。
  他沉默地绕过一根根柱子,教堂大殿的穹顶反射出耀眼的光。
  来往的主教们不动声色地避开他,觉察到的范海辛在心底嗤笑,这些自诩高贵纯洁的主教们,一边赞颂着耶稣,发誓一辈子不结婚,一边在无辜的侍女们身上发泄他们丑陋的欲望,主教中看上去最德高望重的的那个儿子已经生了三个了……和他这个双手沾满吸血鬼的鲜血的猎魔人比起来不知道哪个更令人恶心。
  李白提着剑鞘绕过了那些令他作呕的人,走向偏殿最里面他的卧室。
  说是卧室,其实只是由杂物间改成的,逼仄而阴暗,和教堂正殿隔得相当远。教会救下并收留受伤失去记忆的他的同时给予了他一个小小的安身之所,从此他为教廷卖命。
  拿出钥匙打开卧室的门,李白疲惫地走进去,甩上门就直接四仰八叉地倒在了床上,用力过度压到了背后的伤口,疼得他发出“嘶”的气音。
  猎杀吸血鬼其实相当危险,吸血鬼们个个狡猾透顶,又有极大的力气,可以轻易掀翻他。而他们尖锐的指甲和牙齿很容易就能穿透衣物划破他的皮肤,就算范海辛武力值再高,每次和他们对上都会挂彩。
  只是这次伤到了背部,李白有点伤脑筋,这个位置的伤口自己涂药肯定不方便,看来只能每天沐浴一次防止感染等它自己好了。
  李白正在皱眉头,突然小木门被谁叩响了。
  “叩叩叩。”
  声音并不急促,李白迅速站起来把门拉开。
  “特使?”
  门口高马尾的特使温和的笑着。
  “您怎么来了?”李白有些讶异,也有些高兴,原本沉重的心情变得轻松,保持着伫立在门口的姿势笑了起来。
  “来看看你,顺便,”他扬了扬手上的酒瓶,“给你带一瓶波尔多产的好酒。”
  教廷特使韩信是李白在这个教会里为数不多熟悉且尊敬的人,也是他亲密无间的好友。他在教廷的地位很高,为人正直,不仅不像教会的其他人一样把范海辛看做杀戮工具而鄙视他,反而对他照顾有加。
  韩信自顾自走了进来,把酒放在小圆桌上,轻车熟路地打开床头的小柜子拿出两个水晶杯。
  杯子是范海辛收藏的,他爱酒,因此觉得喝酒也要配最好的杯皿,韩信也同意他的观点,于是帮他物色了这对曾属于君王伊凡一世的酒杯,两人经常在工作之后偷偷躲在范海辛的小屋子里对饮。
  “你一个人喝吧,给我留点我以后再喝。”李白眼巴巴的看着韩信打开葡萄酒的木塞,使劲吸了一口馥郁的酒香,咽咽口水。
  “你又受伤了?”韩信停止倒酒,担心地问他,“伤到哪了给我看看。”
  李白诚实地脱去上衣背对着韩信让他看他受的伤,一道巨大而狰狞的伤口直接暴露在韩信眼前,伤口从李白的左肩胛横亘到他的右蝴蝶骨,皮肉翻卷,深可见骨,血肉中粗糙地浸泡了些火药的粉末。
  “你又用火烧伤口??”这下子韩信带了点怒意,提高了声音。
  “这不是怕血一直淌最后和衣服粘在一起嘛……”李白的声音小得像蚊子哼哼。
  韩信无话可说,用力瞪了他一眼,粗暴地给他套上衣服,还注意很小心的避开了他的后背防止弄裂他的伤口。
  “那个怪医扁鹊最近云游去了,你跟我去找一下张良,让他帮你处理。”韩信抓着他的手腕往外拖,顺手锁了门。
  李白听话的跟着韩信一直走到教堂的正殿,此时主教们正在念诵《圣经》,天堂福音着一席白色的祭衣在所有主教中间的位置,清冷而肃穆。
  “Love our loving heavenly father, Jesus Christ, we thank you for your praise! Because your name is worthy of praise, your love is worthy of praise, and all the people……”(慈爱的天父,爱我们的耶稣基督,我们感谢赞美你!因为你的名是配受颂扬的,你的爱是配受赞美的,普天下的人,感谢赞美你是理所当然的。)
  李白和韩信远远的站定,跟着一起念了起来。
  同时范海辛在心里默默忏悔。
  “恩慈的神啊,求你不要全然的把我抛弃。在忿怒中想念怜悯。圣灵啊,持羔羊的血抹在我心上;洁净我,好使我比雪更洁白。求你接受我成为你的儿子。神,我们的拯救啊,靠我主耶稣基督的名。”
  他默念着。
  终于,昭示着结束的祷告词响起:
  “So we thank, commit, pray in the holy name of the Lord Jesus Christ, amen!”(我们如此感谢、交托、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信徒们纷纷起身离开,主教们也三三两两地散了,张良径直朝着他们俩走来,在李白面前站定。
  “有什么事吗?”他冷淡地抬了抬下巴。
  韩信苦笑,“他又被吸血鬼弄伤了。”
  李白乖乖地站好,任凭张良上上下下地扫视。
  最终张良败下阵来,摇摇头,“到我房间去,把衣服脱了,我处理完这些工作就去给你处理。”
  
  
  
  
  张良回房间时李白正光着身子趴在张良的床上和韩信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韩信坐在床沿用温柔的目光看注视着他,张良安静地关上门,一脸厌恶地冲着韩信蹙眉。
  “特使,请您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卧槽张良你他妈???李白身上可都是血呢你不是洁癖吗居然不嫌弃他反而叫我滚????这差别待遇双重标准???
  韩信生气,韩信委屈,韩信内心有一万句妈卖批,但韩信不说。
  他僵笑着坐到了地上。
  张良灌了一壶圣水过来帮李白洗伤口,冰冷的水流冲刷过有点泛黑的肌肉纤维,李白疼得五官都扭曲了。
  为了转移李白的注意力,张良一边用纱布沾着圣水小心的按压李白的肩背,一边有些笨拙地试图搭话转移李白的注意力。
  “你这次和德古拉直接对上了?”
  李白咬着牙点头,“可惜我没看到他的正脸,他真的太厉害了,我只能被动招架,根本没法出手。”
  此外……
  李白恍了下神。
  这个赫赫有名的吸血鬼,不知为何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两人缠斗时他一直被吸血鬼压制,在德古拉看清他的脸的一瞬间,吸血鬼唯一暴露出来的眼睛透露出些许错愕。他面纱下的的嘴唇似乎动了动,发出了什么声音。
  李白来不及思考,趁着德古拉伯爵分神的片刻奋力挣脱禁锢,吸血鬼似乎冷笑了一声,也不恋战,留下一句阴森森的“我很快会来找你的”就抖动黑袍消失在他眼前。
  是失忆之前认识的吗?那时候的自己又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或许除了那只吸血鬼,没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范海辛慢慢闭上了眼睛,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tbc

评论(1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