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枫枫枫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色情博主】

all范海辛.【落魇】第二章

群里的小可爱替我想了名字,万分感谢!就是我没问到是哪个小仙女也没问到lofter名字…………

二.

  等张良用绷带把伤口包扎好,李白已经困得迷迷糊糊了,时不时哼哼唧唧喊一声疼。
  “我把他送回去。”特使站起身想把李白抱起来。
  “不用,就让他在我这睡。”张良的声音清清冷冷,透露着明显的疏离与敌意。他小心地揽着李白让他坐起来,双手穿过李白的膝盖窝和臂窝将他打横抱起来轻柔地放在柔软的床铺上。谁也不知道平时看上去清瘦的主教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天堂福音背对着教廷特使,自顾自地替李白盖好了被子。
  “特使,别打他的主意。”
  韩信的眼神冷了下去。
  他嗤笑出声,“尊敬的主教,别以为你那点龌龊的心思别人看不出来,说到底,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张良转过身,原本清澈的双眸带了些阴狠,“他会属于我的。”
  “不要试图耍什么手段……”韩信脸上也带了狠色,“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或许是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李白无意识蹬起了脚,哼哼唧唧着要回自己的卧室。
  韩信哼了一声,不顾张良难看的脸色径直抱起李白,一脚踢开厚重的门,大踏步走向李白的小屋子。
  张良在门后咬碎了牙,深呼吸几口,好容易压制住胸口的怒火,站了一会,冷着脸蹲下去在床底翻找着什么。
  “怪医留下的东西……不得不用了……”
  
  
  
  韩信把李白细心安顿好就去了教会,毕竟是特使,作为使臣他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韩信离开李白大约半个小时后,李白睁开了眼睛,眼神一派清明。
  他装疯卖傻地回避着那两个人的情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像鸵鸟一样回避自己不愿面对的事。
  李白面无表情地掀开被褥,穿好衣服,钻到了床底。
  这个以前曾是杂物间的地方有上个世纪教会修的地下室,入口隐蔽地藏在床下,李白发现这个地下室之后,那里就成了他最喜欢呆的地方。
  李白点了一支蜡烛踏着阶梯走了下去。
  想普通的地下室一样,这里黑暗,干燥,不是很大却显得很空旷,放了些简单的桌凳。
  李白穿过整个地下室走到角落的书柜旁边,沿路点燃了地下室墙上的白烛,眨眼间这片地下空间亮如白昼。
  他顺手从书柜里抽出了一卷羊皮书,这是他私人收集的众多记载了吸血鬼的古籍之一。
  李白坐下来,就着烛光仔细研究羊皮卷上所绘的图案,人类女性的裸体,吸血鬼的獠牙,复杂的契约刻印,蝙蝠……
  近几个世纪,吸血鬼犯下的案子几乎都与这些东西有关,教廷也没有要把已知的事都告诉他的意思,于是他只能自己找资料,毕竟只有了解敌人的弱点才能击败他们。
  他专心致志地捧着书,认真的思考着。
  突然,范海辛仿佛觉察到了什么,猛地抬头。一阵阴风扑面而来,从台阶通向他的蜡烛一根一根熄灭了。浓墨一般的黑暗逐步逼近了他,范海辛飞快放下羊皮卷站起身,从腰侧摸出一把匕首。他未曾想到会有这种突发状况,日常用的顺手的武器譬如剑都没带来。
  蜡烛熄灭的速度越来越快,范海辛的肾上腺素也直线飙升,等黑暗终于蔓延到他的跟前时,他的心跳快得几乎要破胸而出。
  蓦地,这令人窒息的黑暗停滞了,李白面前最后一根蜡烛的火焰飘摇了一下,很快又倔强地挺直,照耀着范海辛周边两米左右的一片空间。周遭一片寂静,只有范海辛的心跳如鼓。
  李白的衣服已经汗湿了,他仍然维持着站立握匕的动作一动不动,指甲扣到了肉里。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半个小时。
  李白不敢放松警惕,即使周遭已经风平浪静,但是作为猎人的直觉告诉他,他一定被某个猛兽盯上了。
  某个可以瞬间撕碎他的猛兽!
  果然,他的背后传来了一阵轻笑。
  来了!
  李白还没来得及动作,一双冰凉的手就从他身后摸过来,在他脆嫩的脖颈上摩挲揉捏,身后人的下巴搁到了他的肩上。范海辛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神秘人勾着他的脖子慢慢把自己转向正面对着李白。
  看清面庞的一瞬间,李白的瞳孔紧缩。
  “我说过我很快会来找你的~Van Helsing~”
  上扬的语调昭示着他的心情有多好。
  “这么晚不睡觉,到这个地方来,是在等我吗?”
  范海辛咬牙,“别做梦了!”
  “小甜心,你的话真让人伤心。”某只吸血鬼言语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范海辛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哽死。
  谁是你的小甜心了啊??????!!!
  偏偏吸血鬼继续恬不知耻地开口,“宝贝儿,今晚我要带你体会这世间极致的甜蜜~”
   “……你要干什么??”
  分明是调笑的语气,李白却从中觉察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下一刻,眼前天旋地转,李白被按在了地上。
  吸血鬼轻而易举单手将他的手腕抓住按在头顶,鼻尖压在李白的鼻尖轻轻摩擦,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李白强忍着背部一阵阵的钝痛试图躲开伯爵压下的嘴唇,德古拉的另一只手用力捏住了他的脸颊强迫他张开口迎接这个充满黑暗与侵略气息的吻。
  冰凉的舌头侵入温暖的口腔,霸道地扫过每一寸领土,勾住猎魔人不断闪躲的软滑舌尖翻搅。范海辛的上下颚无法合上,唇舌交缠间流出的津液沿着唇角淌下来,被吸血鬼舔舐去。
  吸血鬼终于大发慈悲地放开他,范海辛的嘴唇已经略微红肿,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愤恨地瞪向罪魁祸首,却突然愣住了。
  德古拉的眼眸里满是悲伤,他慢慢伸出右手摩挲着范海辛的脸,低沉而深情地轻启嘴唇。
  
  上下齿轻叩发出的三个音节与那天吸血鬼的嘴型逐渐重合。
  
  “Gabriel。”
  
  这个名字!这个名字!!!
  范海辛的脑袋里闪过乱流,大量的记忆碎片涌入他的脑海,他痛苦地蜷紧身子,双手抱住脑袋发出了伤兽般的嘶鸣。
  眼前突兀地闪现一幅幅画面,有的是他初见德古拉,对方还是被教会喻为“圣殿之光”的圣骑,在阳光下冲着他痞痞地笑;有的是二人逐渐相熟约定一起半夜去偷教皇酒窖里的好酒结果差点被卫兵发现,最后假装成厮混的情侣才躲过一劫;有的是他出征之前情意绵绵地望着自己表白,信誓旦旦地约定打完仗一起周游世界浪迹天涯;有的是他看着浑身褴褛的卒子回来时痛哭流涕地告诉所有人弗拉德骑士惨死,自己控制不住地跌倒在地;有的是自己忍住悲痛为他料理后事时得知那人未死,却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彻底背叛教廷,
  “Ţepeş……”痛楚逐渐消去,李白看着昔日爱人的脸已经泪流满面,他叫出了很久以前德古拉的绰号,声音颤抖。
  “是我,我回来了。”吸血鬼轻柔而怜惜地亲吻爱人的嘴角和脸庞,将他的泪水舐去。手上用了点力抱紧了范海辛。
  李白又悲又喜,一时间除了与他相拥竟然说不出任何话来。
  喜的是自己恢复了记忆,爱人也没有死,悲的是两人从此殊途,恋情注定被真主诅咒,不得善终。…
  况且…………
  李白呼吸着吸血鬼身上淡淡的血腥味,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在他作为“范海辛”的这些年。他对主教和特使都产生了莫名的情愫。
  
tbc
  

评论(1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