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三

试着把渣文慢慢搬过来【你他妈总共就写了多少啊/pia】
  
  
    
   

    “知道,老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妖狐笑的很是不怀好意,“既然我们是邻居,以后小生就罩着你了,有妖怪欺负你尽管来找我,妖狐哥哥把他们都打跑。”
  大天狗看了看妖狐头上明晃晃的一个35,比起来自己头上的1就显得有些可怜了。
  追随大义的妖,一定要大度。
  大天狗暗暗对自己说,决定对妖狐自称哥哥的行为不予计较。
  于是他面无狗情的看了妖狐一眼,冷漠的“哦”了一声,走到妖狐面前一臂远处站定。妖狐看着他蔚蓝的眼睛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狗子的招子怎的长的忒勾人,一边勾出一个魅惑的笑,轻启嘴唇——
  大天狗伸手砰的一下甩上了门,用力之大让得木制的门板都嗡嗡振动了许久,最终静止在离妖狐的鼻尖两公分处。妖狐尴尬的摸摸鼻子,嘴里咕咕哝哝,“这狗子还怪高冷的。”
  大天狗在门内冷哼一声,妖狐抖抖耳朵讪讪地走了。
  虽然长的好看,但是是个很烦的妖怪,还有点欠揍,一看就很不正经。
  大天狗给妖狐下了定义,决定以后还是少和这只狐狸来往。

  “听说晴明抽到了ssr?”隔壁博雅家的夜叉晚上和妖狐在樱花树下喝酒的时候向妖狐打听。
  “嗯,一只高冷中二的大狗子。”提起他妖狐就有点气,他拿起酒碗一饮而尽,“好心和他打招呼还甩我脸子。”
  “什么?还有人敢惹我们家的单体小王子最强突突王?”夜叉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你闭嘴!!还有谁是你们家的啊?!”妖狐恼羞成怒地把酒碗朝着夜叉的帅脸扔去。
  “嘛,源博雅和安倍晴明这对既然在一起那么久了,你们家的就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就是你们家的,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夜叉敏捷地接住酒碗,咧嘴大笑,伸手用力的拍了拍妖狐的肩膀。
  “小生不要和你们院子里那些妖怪一家人!!小生喜欢的是漂亮温柔的小姐姐!!你们院子里全是给!!”
  “……”
  “……话说回来,夜叉,隔壁好像就你一个直男吧,真是辛苦你了。我们这些稀有的直男就该团结在一……”
  “呃妖狐,其实我这次来找你喝酒是想问问你们家的青坊主他可有心仪之人?”
  “…………”
  妈的。

  夜叉为了跟他打听青坊主的事情很是下了血本,把珍藏的竹酒都挖出来了。那竹酒是隔壁辉夜姬酿的,统共就那么十几坛,夜叉也只有两坛,以前他觍着脸想去找他要一小杯尝鲜,结果只吃到了夜叉的黄泉之海九连轰。
  妈的这个死给,这个时候倒是大方起来了,一碗一碗的灌他,一副誓要把他灌醉的样子,还不忘套他的话,从他嘴里打听到了青坊主的兴趣爱好喜欢吃的喜欢做的身高体重三围甚至还有青坊主的胖次颜色,打听完就心满意足地留下喝得脸色酡红神志不清的妖狐走了,都不知道帮个忙送送他。
  妖狐一边咒骂着见色忘友的夜叉一边跌跌撞撞地往房间走。
  这酒后劲极大,喝的时候只觉得甘甜清冽没什么酒味,现在劲头上来了,连他这种可以以一当百的酒徒都感觉脑袋一阵阵的发昏。
  阿爸果然没有回来,这次没有人给他煮醒酒汤了。小姐姐们也都睡了,只有灯笼鬼在尽职尽责地发着光。
  罢了罢了,大不了明天头疼一天。
  妖狐路过阿爸黑不隆咚的屋子的时候迷迷糊糊地想。
  阿爸虽然傻了点脑子笨了点但是特别温柔贤惠,还好看,哼唧,便宜那个源博雅了。
  往常熟悉的路今天似乎格外的漫长,妖狐胃里翻涌着,很难受很想吐,眼皮也很沉重,妖狐心里暗叫不妙,该死,千万别在路边倒下——
  “妖狐?”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谁在叫我?
  妖狐费力地睁大眼,入目的是大天狗依旧面无狗情的脸。
  看到大天狗的一瞬间,胃翻腾的更严重了,妖狐终于忍不住“哇啦”一声吐了出来。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