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大概/】二

   三尾:【神级】助攻担当

 

  “抱歉,妾身有些小事失陪一下。”三尾笑意盈盈地地嘱咐小妖们,“你们陪大天狗大人聊聊天。我很快回来。”
  式神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三尾满意地退出了妖群。

  绕过院子,三尾回头确认了一下没人看到,蹑手蹑脚地走到院墙边,轻巧地跳进了源博雅的院子,源博雅的式神们都不在家,只有几个帚神在院子里扫地,见她跳进来,见怪不怪地朝她点点头,她回了一个微笑。熟稔地走到源博雅房间的窗下,狐耳贴在窗上听了听动静,晴明的笑声已经变成了呻吟,还有断断续续的哭叫求饶。她了然地挑挑眉,跳回了晴明的院子,朝着墙角的纸片人招了招手,低声嘱咐着什么。小纸人点点头,朝隔壁源博雅的院子跑去。
  真是的,白日宣淫也不知道避着人,至少别叫的这么大声,刚才她和大天狗说话的时候就隐隐约约听到了些动静……也不知道孩子们听到没有。
  三尾望着院墙叹了口气。她刚才托御守给他们带个信,希望他们能放个结界,阿爸的声音太大了听着人脸红。
  过了一会果然听不到声音了,三尾心情颇好。不知道阿爸回来之后会不会腰疼,得去拿些药准备着。
  ……不过照着这个趋势,阿爸今晚不回来的可能性更大?
  她哼着小曲回到了妖群中。

  三尾回来的时候,小式神们还在围着大天狗叽叽喳喳,甚至还有不怕死的轻扯他翅膀尖的黑羽。
  瞅见大天狗脸上显而易见的不耐和眉宇间渐渐浮现的怒气,三尾轻咳了一声,巧笑着开口。
  “大人,阿爸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不如妾身带大人去转转,顺便给大人收拾一间房?”
  “可。”大天狗眉头松了下来,显然不喜欢这种被妖包围着的情况。
  三尾狐拍了拍掌,吆喝着其他式神去做事,打御魂的打御魂,刷觉醒的刷觉醒,带狗粮的带狗粮,发呆的发呆,跳舞的跳舞,唱歌的唱歌,打架的打架,但是不准在院子里面打,不然扣他(她)每周的达摩。
  最开始的新鲜感过去,式神们也对大天狗没有了什么特别重的好奇心,反正已经是同事了,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慢慢了解。于是都听话的四散开来。

  “大人请随妾身来。”三尾狐引导大天狗往后院走,“因为阿爸第一次出ssr,所以也没有为大人专门准备什么房间,可能要委屈大人和sr们住一起了。”
  “无妨。”
  连这么破【大天狗视角】的寮他都来了,区区一间破屋子算什么?
  他追随的是大义,大义与居所无关,与环境无关,重点在于他的那颗心。
  三尾带他到走廊末端的一扇门前,“大人,这就是您的房间,隔壁是妖狐,也是寮里的老资历,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
  妖狐?
  大天狗脑海里浮现出刚才看到的笑颜。
  是个漂亮的妖怪。
  有这样一个妖住在旁边好像也不错?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随即被大天狗抛弃了。
  只希望他不要打扰到自己的生活。
  “那就这样了,被子什么的过一会儿会有小妖怪给您送过来,大人您可以四处走走熟悉一下,如果出门还请和雪女通报一下,妾身还有事情,先失陪了。”
  三尾快速说完,行了一礼,匆匆忙忙走开了。她还要去准备给大天狗升级的狗粮,阿爸……阿爸就不指望了,阿爸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
  大天狗走进房间,拉开窗帘,借着夕阳的光芒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不小,给他一个妖住绰绰有余,再住一个或许也没问题。虽然之前并没有妖住,但是房间里几乎没有灰尘,看的出来打扫的妖怪很勤快【帚神:自豪脸】。房间里没有多余的装饰,简单大方,是他喜欢的风格。
  (什么你问我狗子的皮肤为什么那么花【chou】哨【lou】??)
  (我他妈怎么知道??)

  “呦呵?新人你住这儿?”
  大天狗循声望向门口,妖狐执一把纸扇倚在门框上逆着光对他笑。
  “小生的名字是妖狐,以后我们就是邻居啦,多关照啊。”
  “吾名大天狗。”

  【吾名大天狗,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