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渔

年更写手,挖坑不填爱好者ଘ(੭ˊ꒳​ˋ)੭

【这是一篇慢热的文】四

    时间有点赶,质量下降而且似乎还ooc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十分抱歉……我错了qvq

  “………………”
  大天狗本来在廊上看着月亮思考大义,就看见一只醉醺醺的狐狸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他觉得妖狐似乎有些不太对,刚叫了他一声,这狐狸看他一眼就“哗啦哗啦”地吐了。
  大天狗火大,他长的有那么恶心吗?
  妖狐吐完还抬头看着他傻笑了一下,然后一头栽了下去,要不是大天狗眼疾手快拽住了他,恐怕妖狐那张让他引以为傲的脸皮就要与呕吐物亲密接触了。
  大天狗架住软趴趴的妖狐四处望了望,各个房间的灯火都已熄了,深夜去打扰别人好像也不太好。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抱起妖狐往妖狐的房间走去。
  粗暴地把妖狐扔到床上,大天狗点燃了烛火。四处看了看,啧,这狐狸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骚包【大天狗视角】。
  他瞥了妖狐一眼,狐狸还是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大天狗把床角的被子抖开,盖到妖狐身上,还笨拙地帮他掩了掩被子,狐狸正在吧唧嘴。
  自生自灭吧醉狐狸,吾作为邻居已经仁至义尽了。
  大天狗转身就走。
  狩衣的下摆受到一个拉力,大天狗转过头来,妖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一只爪子抓住大天狗的衣角,亮晶晶的兽瞳直直的盯着他。
  大天狗感到很有些头疼。
  “睡下去。”他冷声道。
  没有听话,妖狐的另一只爪子也勾上了大天狗的狩衣。
  大天狗强硬地把妖狐按进被窝。
  妖狐居然还开始叨逼“妖狐哥哥两个风刃过去能打掉大蛇9000的血条”“来叫声妖狐哥哥听听”“妖狐哥哥可是寮里最好看的妖怪”“要尊重前辈”“你这狗子长的忒好看就是冰着个脸我一点都不喜欢”“笑一个嘛”说着伸出右手试图扯大天狗的脸。
  看来真的是醉的狠了,连自称“小生”都忘了。
  大天狗冰着个脸把他的爪子拍下来。
  “我要美人儿的么么哒~”妖狐朝着大天狗嘟起了嘴,饱满水润的嘴唇因为喝多了显得格外的红。
  大天狗嫌弃地伸手推开了妖狐凑上来的嘴唇。妖狐还在不依不饶,“要美人儿的亲亲”“我不管我不管美人儿不给我亲亲我就不起来”。
  大天狗一翅膀把他抽回床上,他居然用袖子捂住脸开始假哭,“嘤嘤嘤你欺负崽崽……”“你不爱崽崽了吗?”“你伤害了崽崽的小心心!”
  “………………”自称变成崽崽了。
  没有听见回复,正在假哭的妖狐偷偷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见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并没有任何要动作的意思。
  妖狐于是停止假哭,从床上爬起来,挺直了身子,顿时变成了他俯视着大天狗。妖狐狡黠地笑了笑【大天狗视角的妖狐的笑容大概是这样的:(`∇´)】,突然张开双臂朝着大天狗直直扑下来。
  被大天狗一翅膀抽翻在地上。
  大天狗粗暴地提溜着妖狐蓬松的大尾巴把他从房间扔出去,扔到院子里发出巨大的轰声,青石板都被摔裂了,
  妖狐是五星的大妖怪,对于只有二星的大天狗的攻击并不觉得有多疼,很快就坐起来了,但是还是发出了委屈的哼唧声。
  被妖狐摔到地上的声音吵醒,灯火一盏盏亮起来,式神们揉着眼睛嘴里抱怨着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妖狐衣衫凌乱地坐在地上,脸色酡红,眼角红红。地上以他所坐的那一块为中心有几条巨大的裂缝向四周延展开来。
  看到小姐姐们,妖狐也停止了哼唧,从委屈脸换上媚眼如丝。
  “啊!美丽的少女!你一定是小生的命定之人!投入小生的怀抱吧!”妖狐跪坐在地上,一脸陶醉的向他们张开怀抱。

评论(7)

热度(9)